短鹿°

【笺】一篇小文,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啦,比心心

【笺】
“许久未见了,陛下您可还安好?近日来,饭食尚还可口,若是食之无味,便叫人换些花样做一做,不可委屈自己啊。近日来,天气转凉,陛下您也该添些衣物,小心着凉才是。现下夜深露重,夜晚去花园散步的习惯也该改一改,不过依臣所见,这习惯陛下是改不掉的了,即是如此,便要加件外衣,早些回宫才是。臣已然不能陪同前去,还望陛下自觉才是。臣也已起兵北伐,战事顺利,还不曾有败绩。将士们俱精神抖擞,奋勇杀敌。陛下您曾并不看好的马谡,也于危难中保住街亭,力挽狂澜,实属不易。我军现回朝休整,待度过春荒,粮草齐备,二次北伐。中原可得,汉室可兴,还望陛下放心。臣这边,素与往日相同,衣食俱无忧,蜀汉政通人和,国事亦无忧也。一切安好,勿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明”
  他将信放入信封,在上面写下陛下亲启,看了一会又将信拿出来,换到另一个信封。他将信封好,愣了愣,最终放下了笔,什么也没有写。
“来人。”
“在,丞相有何吩咐。”
“将这信……拿去烧了吧。”
“诺。”
“慢着!”
“丞相还有何吩咐?”
“拿到先帝的灵位前,再烧掉。”
“诺。”
“算了,我自己去吧,我还有些话,想说与先帝听。”
他站起身,接过信,向灵位走去。跪坐到灵位前,他将信烧掉,神色有些黯淡。他抬起头,对着灵位说着些什么,说着说着,突然又笑起来,说着说着,突然又流下泪。
  是夜,原是真情流露,纵然天人永隔,也知报喜不报忧。

江边的风很大,只不过,吹不进人的心里。

【臻】【维亮】有点虐有点甜希望你们喜欢😘

  夜晚总是这么突如其来的就到了。月牙儿弯弯,月光映满了那墨色的天。但是,这又能怎样。他们仍然奋进在北伐路上,战争一场接着一场,今夜,是大战前的,最后一夜了。
  “上将军,您别再喝了。大战在即,您还是回去 歇息吧”一位士兵边拉扯着姜维边说着。姜维和魏延坐在大帐外面的台阶上推杯换盏。“走开走开,我还没喝够,你敢把他放走!我就跟你喝啊!”魏延有点醉了,说话有点不清晰。“好了,你先退下吧。我有分寸。”姜维拉着魏延,让士兵先回去了。
“你还喝啊,都喝成这样了。”
“喝!明天打仗了!你倒是真能喝啊。哈哈哈哈哈”
“我说,二位将军,真有分寸吗?”丞相突然问了一句。
“……”魏延还迷迷迷糊的,姜维愣了一下“丞相,是末将的过失。”
“呵呵呵呵,不妨事不妨事。咳咳咳咳,不误事就好了。”丞相说着,就边咳嗽边往回走着,“魏延,快回去休息吧。伯约你扶我一下吧。咳咳咳咳”“是!”
“丞相您为何还不休息,天都黑了有些时候了。”姜维露出了担心的表情。
“不碍事的,本相平日里这个时候也没歇过,习惯了。”丞相弓着身子上着台阶。他的背影让姜伯约心里酸酸的,他觉得丞相一下子就老了,曾经那么高大的身影一下子就变矮了,一向要强的丞相竟然要求被扶,他突然害怕,他害怕自己有一天再也见不到丞相了。想着想着,他扶着丞相的手又抓得紧了点。
“呼…呼……(喘息声)真是老了啊,近几日越发的觉得这石阶又陡又长了啊。咳咳咳…”丞相回头看了一下天空。转身走回了中军大帐。姜维扶着丞相,顺势也走了进去。
“伯约啊,来,喝杯茶吧,醒醒酒。”
“多谢丞相”其实姜维没醉,他也没喝多少酒。丞相走进内帐,咳嗽的声音总能传出来。姜维就在外账坐着,捧着那杯茶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丞相拿着东西走了出来。姜维还在那坐着,捧着没喝完的茶。
“丞相,您怎么拿着酒就出来了,您身体不好不能喝酒。末将还以为您已经睡了。”姜维站起来,接过丞相手里的酒,面露难色。
“许是习惯了吧,无论是不是忙碌,我都睡不着啊……也许醉了就…”
“就只能喝一杯”姜维打断了丞相的话,往杯子里斟了酒。说是一杯,其实倒了连半杯都不到。边倒还想着是不是倒多了。
“伯约,你也太过吝啬了。本相知道你担心我的身体,”丞相站起来,拿过酒坛“唉,可是啊……可是啊我这心里,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其实我……我最是讨厌酩酊大醉的……算了,伯约啊,你可还能再喝点吗?”
“丞相,您别说了,末将陪您。不会耽误明日战事的。”说罢,姜维坐到丞相对面,把自己杯中斟满酒。他永远只在丞相的杯子里斟半杯,将自己的斟满。因为丞相说,喝完一坛就去休息。这样丞相就能少喝点了。一坛酒说多不多说少不少,姜维其实也没那么能喝,他其实只和魏延喝了一杯。所以一杯接着一杯的喝,他很快就醉了。
“伯约,你醉了吧哈哈哈,你啊哈哈哈逞能吧你”丞相放声笑了出来。
“久违了,丞相的笑声。”姜维说完连着喝了好几杯。是啊,代替笑声的,都是丞相的咳嗽声和叹息声。丞相确实很久没笑过了。
  姜维喝醉了。
  他倒在丞相的帅案上睡着了。丞相在他的对面也睡着了。

【断念】嗯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很虐,总之还是求喜欢❤️


“报!丞相,夷陵传来军报,陛下夜遇吴军偷袭,战况不妙!”
“退了吧,知道了。”他那闪过希望的眼睛,又暗淡了下来。
他放下了手中的笔,起身走出屋外,走着走着不觉便到了庭中的鱼池,想想那鱼池也是陛下帮他建的。
  “孔明啊,来。你看这新的府邸你可还喜欢?这边来,还有个鱼池,朕特意为你挑了鲤鱼,好看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“丞相!丞相!”紧急的呼声把他从你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“丞相,您怎么哭了?”
“啊,无事。幼长何事啊。”他将泪擦掉,淡然的看着马谡。
“丞相,子龙将军已经奉命前来。”
“好,你随我同去”丞相匆匆向大厅走去,见到迎面跑来的赵云。
“丞相留步,丞相啊,陛下在永安病危,召您和殿下前去啊!”赵云面容疲惫,仿佛一下就会瘫倒。他将赵云扶到侧房。急忙去找殿下了。
  他忙着去找殿下,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车架,他只是奔跑,直到跑到大殿。气喘吁吁的他,看见的是正焦急无助,眼巴巴望着他的太子。虽然太子早已经不是个孩子,可是即将失去至亲的痛苦他还从未经历过。
“丞相,我父皇他,他会死吗…”太子这一问,问的他无所适从。这问题的答案,他又何尝不想知道,他也害怕,他甚至比太子更害怕面对这个问题。“殿下莫要胡思乱想,陛下定然不会有事!还请殿下早些休息,黎明便要启程了。”他回答的铿锵有力,他也未曾想到自己可以如此坚定,可是如若他都不信陛下,又有谁还会信呢。
“丞相,您…您就在此处休息吧,我想随身物品内侍都会准备好的。”
可他并没有睡好,辗转反侧,几乎是一夜未眠。他想尽快见到陛下,他怕真的再也见不到他。
  舟车劳顿,他终于和太子来到永安。没来得及休整,直接就奔到了陛下的寝宫。他看到病重沉睡的陛下,泪水再也止不住了。
“陛下,依臣之见,您万万不能伐吴啊!倾举国之力伐吴,一旦…”
“够了!你屡次觐见,阻止朕伐吴,难道就让东吴这样嚣张下去嘛!咳咳…咳…”
“陛下息怒,保重龙体,臣愿拟写伐吴檄文。”
“不劳丞相了!”
  “咳咳……孔明啊…别在地上跪着,地上凉,来,坐到朕身边来…”陛下虚弱又宠溺的声音,再次把他拉回现实。“陛下,您醒了,快躺下,保重身体要紧,可吃药了吗?”他急忙坐上去,还来不及擦干眼泪。陛下艰难的抬起手逝去他脸上的泪。
“孔明啊,朕一向都听从你的意见,这次,是朕错了,如若朕没有起兵伐吴……这…”
“好啦,陛下,都过去了啊,还是养好身体,来日方长。”他看着陛下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是庆幸吗,庆幸陛下还活着?亦或是害怕,害怕陛下再也不能好起来?他不敢想,他怕。
“阿斗啊,你来。”
“儿臣在,父皇。”
“跪下,你…你听好…从现在起丞相便是你的亚父,要视丞相如君如父…你可懂了?”
“诺,父皇。”太子转向他,深深地叩首“相父。”
“好!好!快起来。”
“孔明啊,朕自知时日无多,我就将这蜀汉托付于你了…咳咳…咳…”
“好,臣答应您,您快休息吧,臣这就去叫人弄些粥过来,您先休息一下。”他起身向外走去,突然想起些什么,又回头看向太子,“阿斗啊,好生照看陛下。”然后他走出殿外,向内侍交代好,便去了偏殿。
“丞相,您的家乡来了信,本该是送至相府,不过您来了永安,属下便将信带了过来。”马谡说着将信递了过去。
“呵,本相心里乱的很,你替我看吧,将大致内容告诉本相即可。”说完他低下头,擦拭着瑶琴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“丞相,夫人来信说十分想念,问您何时归乡。”马谡说完将信递到他的手上。他提笔写下勿念,刚想交到马谡手上,却又收了回来,将两张纸叠在一起,借着灯中的火,付之一炬。
他走到殿外,坐在了石阶上,痴痴的看着天,那如水一般的天。

  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
我不知道写的好不好,嗯,不过我还是一样可爱的你们可以喜欢他,偷偷的求赞求关注,嘿嘿,么么哒,笔芯❤️💛💚💙💜💕💞💓💗💖💘💝

【君思】短文,希望可爱的你们喜欢辣


(姜维视角,玄亮小文。主公都是意念出现。)
  “伯约啊,本相有些饿了,随我吃饭去吧”
  许久了,我不记得有多久丞相他自己说过饿了。
  北伐以来,丞相每日所做的似乎只有斟酌策略,还有的,且当那是丞相的娱乐吧,便是对着先帝的灵位痴痴的笑。抚琴,和自言自语。
  那也许不算是自言自语吧,我看丞相似乎很开心。我偶尔听到,丞相经常说着他从未说过的烦恼,和他从未讲述的欢乐。我总能觉得,丞相那时候,似乎是年轻了。不,他就是年轻了。
  我从未见过先帝,我也是在北伐的途中才跟随丞相的。但是,我看的出,先帝对丞相很重要。因为先帝的牌位,总是在丞相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。
  “伯约啊,你在想些什么,看着本相发愣做甚?”
  “啊,属下不敢。只是…”
  “不妨事,讲吧。”
“属下,想知道您和先帝之间的往事。啊,倘若丞相不便说,属下便不在追问。”
“我于先帝,草庐相知。先帝曾三顾于我………三十年间我于先帝南征北战,没风大事,先帝都要问计于我,单纯的像个孩子……可,如今物是人非,我成先帝托孤之重,誓要讨贼兴汉…”
丞相讲给我的故事,情真意切,内容我记不大全了,我只记得,丞相他说着说着,就哭了;讲着讲着又笑了。丞相是我的恩师,我一向将他视为我的父亲,这次丞相真的像个孩子。他讲述的时候,眼睛里充满了希望和光芒,我不理解,我也不可能理解。但是我知道,那是丞相的信仰。也许先帝也在某个地方正等着丞相呢吧,等着丞相功成之后去找他,一起月下对弈,庭外抚琴,江边散步,饮酒乐甚。
“今日,本相乏了,撑不住了。真是人老了,就不中用了啊…扶我躺会儿,就一会儿,半个时辰以后,叫我起来。”
“属下,遵命…”
  丞相啊,你知道我有多想告诉您,您该歇歇了吗?算了,休息了,我也就知足了。丞相是真的累了,很快就睡熟了。
  “先帝…先帝………”
是呓语吗?是真情吧。

慢悠悠的生活,长长的爱

单纯玄亮,灵魂体主公。望喜欢。❤️

  “我这辈子啊,最喜欢的,就是看见你的笑脸。”他就这样,看着埋头苦干,奋笔疾书的孔明。“可是孔明啊,你知道我有多久……有多久没见过你笑了吗。”
  他想着,孔明还是和以前一样,可又有些不一样。还是那么精神,却不似从前爽朗。还是那么认真,却不似从前果断。日子明明平淡无奇,孔明却显得饱经风霜。束好的发髻总有银丝闪闪而过。
  他的孔明,如今也老了。
  他伸手抚摸孔明的脸,可是孔明却感受不到。“孔明啊,你也长白头发了,我帮你拔掉吧,会变年轻哦。”他缕着孔明的头发,他什么都做不了,孔明也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  孔明终于抬起头,看看面前他的灵位。“先帝啊,你留给我这么大的基业,我怕负了你啊!我都有点儿……有点儿不喜欢你了,哈哈哈”孔明苦笑着,默默流下了两行清泪。“先帝,我想你了啊!”
  他看着孔明,流着泪,几近疯狂“孔明!我的孔明啊……我就在这里啊!笑给我看啊……”
  孔明抬起头,恰巧与他四目相对。不知怎的,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   他的孔明,真的老了。

«逆时»架空向,盾冬不知虐甜,突发奇想的一篇小文,希望你们喜欢【爱心】

  我叫巴基,爸爸说我叫这个名字。他还说我以后会成为冬日战士,会离开他。他也说不想我离开。
  我没有妈妈,爸爸说我是他救回来的。爸爸没有什么厉害的武器,只有一个画着星星的盾。人们叫他美国队长。可我不希望他是大英雄,我想他只保护我一个人。
  我没有朋友,每天和爸爸待在一起,有时,我想就这样被爸爸宠一辈子。我好想霸占他。爸爸说,我以前和他并肩作战时不这样的。可是我还是个小孩子,爸爸为什么。。。。算了,都不重要的。
  在我看来,朋友都不重要的,游乐场要和爸爸一起去才是最幸福的。可是爸爸总是穿着战衣,拿着盾,保卫着人们。我从没和他去过游乐场,他也总是没时间,也许他已经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陪我了也说不定呢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爸爸救了一个孩子,陪他去玩,还给他买了冰淇淋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难过的要死,我很生气,一整天都没有理他。
  那一天爸爸没有再出去,一直在陪着我,不停的在哄我。我还是好难过,难过的睡着了。再睡醒的时候,爸爸趴在桌子上,他的身边放了好多吃的,还有两张游乐园的门票。我不知怎的,把票撕掉了。可是立刻我又后悔了。爸爸什么也不知道,我把票扔掉,亲了他一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十五年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我长大了,爸爸没有变老。与别人家相比,这是我遇到的最幸运的事。爸爸还是做着和以前一样的工作。而我,就变成了他的小跟班,我觉得好幸福。我总觉得爸爸期盼着这一天。
  跟着爸爸保卫大家,变成了我最愿意做得事。因为能一直和爸爸在一起。
  这一天,毫无缘由的我和爸爸吵起来了,还动了手。我好生气,拼命的攻击着,不小心的我就从山坡上跌了下去,爸爸跳下来救我。这一刻,似曾相识,爸爸好像以前也像这样救过我。当我掉到河里,爸爸也掉到河里的时候,我想起来了,一切都想起来了。他是史蒂夫。内个拼命救我,保护我的人。
  “史蒂夫……”
  “宝宝,不,巴基,你想起来了,你记起我了!你不知道,你失去了记忆,还当自己是个孩子……没关系了,都过去了,幸运的是,你还爱着我。”爸爸在哭,又在笑。
“史蒂夫……爸爸,可以带我去游乐场吗?十五年前,票子不是你弄丢了,是我撕掉了……对不起,可以带我去吗?爸爸!”我突然也好想哭,好想抱住他拼命的哭。
  “好!现在就去,爸爸……陪你玩一辈子!”他冲过来抱住我。
  我实在忍不住,抱着他,紧紧的抱着“爸爸,不,史蒂夫,我爱你!无论是以前还是以后。”
【我长大,你未老。最幸运的,是你就这样宠我一辈子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的可能不太好,希望大家支持,喜欢的求求你们赞我哦【爱心】当然更希望你们关注我咯!我会继续努力的!【爱心爱心】又点赞又关注的当然是最好了呢!

【转瞬】半短不长,半虐半甜,求各位爸爸喜欢,

  他狂奔着,像是一匹被豹子追赶的鹿。他追逐着,像是被困的人遇到了轮船。
“喂,巴基!你等一等,为什么,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?!”他疑惑着,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。
  “你在说什么,我不认识你!”他质疑着眼前这个满眼深情的人。
  “巴基,你不认识我了吗,真的吗,我是史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
  “谁他妈是巴基!你到底认不认得清楚啊!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巴基!不要再跟着我了!”他已经歇斯底里,像是被眼前这个陌生人吓到了,又像是被一个神经病追赶,无奈至极。
  这条窄窄的巷子里,虽然空间不大,却装满了情愫。
  “嘿,就算你不认得我了,不记得自己是谁了,这个……”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袋子。递到了他手中
  “这个是……”
  “刚才你想吃的李子,这些够你吃腻的了。”他冲他挤了一个微笑,“重新认识我吧!我会再来找你的!”
  他转身离开。
  他拎着一袋李子,注视着他的背影,直至消失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玩了一个小梗,美队3的小细节,希望各位爸爸能喜欢,谢谢喜欢我的各位爸爸了!❤️【比心】

来自小甜姜的爱。架空啦。。甜甜年龄差

  “呵,这相府如此之大啊,也如此之冷清啊,哈哈哈”丞相苦笑着,望着天上弯弯的的月亮。
  相府的门开着,一个球滚了进来,随着球进来一个小男孩。
  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,对不起,请您不要生气。”孩子紧张的说完这段话,迟迟不敢捡起丞相脚下的球,“先生,您能把球还给我吗?”孩子恳求的望着丞相。
  “孩子,你每天都来这附近玩吗,我怎么没太见过你呢?”丞相看着那孩子,满眼的慈爱。
  “不是,我只是这几天碰巧到了这附近。”
  “哦?那你是随父母经商到此的?”
  “我……没有父母,也没有亲人。我只是随处流浪罢了”说着孩子的眼神暗淡了下来,泪水慢慢注满了眼眶。
  “孩子,你有名字吗?”
  “我姓姜,叫姜维,字伯约。”
  “好名字啊,若是你不曾流浪……也该……”
  “先生,您一个人也很孤独吧”孩子稚嫩的声音,却深深地扎进了丞相的心里。
  “啊。倒是有些冷清啊……”丞相的神情也暗淡了下来,“这球……算了,你拿回去吧”相府怕是也只能热闹这一时了吧。
  孩子接过球,脸上又挂了笑容,“先生,以后我每天都来这里玩,来陪您吧!”
  不等丞相说话,他便跑出了相府。